當前位置:新聞 > 財經 >

紅牛中國恩怨起底 未來發展將何去何從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來源:中機院市場調研中心 時間:2018-12-06 16:28:06字號:
[提要] 紅牛中國恩怨起底,3年前分紅起嫌隙,車輪戰蔓延泰國。伴隨著紅牛中國控制權和未來命運暗流洶涌,雙方的紛爭逐漸升級。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但兩敗俱傷也不少見。而兩頭“牛”似乎也是如此,圍繞著紅牛飲料背后的千億市場,兩個泰國豪門的恩怨難分難解。

三年前的秋天,在北京國貿的華彬中心里,改變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中國)未來命運的一場董事會開的并不愉快。在今天看來,這場董事會便是紅牛中國恩怨的起源,兩大股東——許氏家族和嚴彬之間的裂痕也在此時逐漸顯現。

紅牛中國恩怨起底 未來發展將何去何從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紅牛中國恩怨起底  未來發展將何去何從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紅牛飲料的創始人許書標在泰國曼谷病逝后,許氏家族開始更加明確地尋求紅牛中國的分紅。而紅牛飲料在中國的市場體系可謂盤根錯節,想要獲得控制權并不容易。

在許書標去世之前,這款暢銷全球的飲料不僅為他創造了近80億美元的財產總值,更讓整個許氏家族聲名鵲起、成為豪門,而中國市場是一塊不可忽視的蛋糕。

在中國商界,紅牛飲料也成就了另一泰籍華人嚴彬的財富帝國。上世紀90年代,通過與許書標合作,嚴彬成功將紅牛飲料推向中國市場。直到今年,嚴彬的財富值仍然達75.9億元。而嚴彬顯然也察覺到,自己花費心血打造的紅牛商業帝國正在被撼動。

紅牛飲料在中國的成功本是一段泰國華人的創業佳話,但眼前,這對“泰國合伙人”已然走向決裂的邊緣。三年來,從中國到泰國、從談判到訴訟、從輿論戰到直接交鋒,雙方儼然已由最初的親密伙伴變成了針鋒相對的商業對手,一場關于紅牛中國市場的爭奪戰愈演激烈,漸入高潮。

千億市場背后——親密合作留下隱患重重

在紅牛中國,熟悉嚴彬的人一般都會稱呼他“嚴老板”,有關嚴老板的諸多創業故事也在公司內廣為流傳。據一位紅牛中國的員工介紹,十幾年前的一個大年初一,嚴彬曾帶領著當時人數不多的銷售團隊親自在北京街頭為出租車司機派發飲料,以此宣傳推廣紅牛品牌。

在他們眼中,這位來自泰國的嚴老板雷厲風行、多謀善斷,不僅從無到有地拓展了紅牛的中國市場,更是紅牛中國二十年來說一不二的當家人。

但在嚴彬對紅牛中國的控制之外,紅牛商標的所有權卻牢牢掌握在其創始人一方的許氏家族手中。許氏家族也憑借這一籌碼,始終掌控著全球范圍內的紅牛飲料生產。

1995年,為了將紅牛推向中國市場,雙方的合作正式開啟。二者首先在泰國創建了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泰國),此后又通過組建合資公司的形式設立了如今的紅牛中國。

由于對中國環境的熟悉和豐富的人脈資源,嚴彬成為了紅牛中國的董事長,并全權負責公司的經營。

在此后的發展中,紅牛飲料在中國市場收獲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4月,紅牛產品在中國的累計產量超800萬噸,累計銷售額1453億元,并在2015年以63%的功能性飲料市場占有率達到發展高峰。

工商資料顯示,經歷了幾番股權變動,紅牛中國當前共有四方股東,其中,紅牛泰國持股占比88%,懷柔鄉企占1%,英特生物制藥控股有限公司(許氏家族獨資公司)占7%,環球市場控股有限公司(嚴彬獨資公司)占4%。

一位接近紅牛中國的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雙方合作期間,泰國天絲通過向合資公司收取商標許可費和香精香料原料費作為收入方式。由于其并未對公司有過資金方面的投入和實際經營上的貢獻,許書標去世前,也從來沒對合資公司提出過分紅主張。

不過,在這對親密的合伙人背后,許氏家族對紅牛中國長期的“托管”以及紅牛中國一直以來的不分紅,也為雙方未來的合作留下了巨大的隱患。

許書標去世后,以許馨雄為代表的許家后代逐漸接管家族事業,隱藏在紅牛中國背后的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

反目與決裂——利潤分配引紅牛控制權之爭

父輩們的利潤分配默契顯然沒能被新一代許氏家族接受,許馨雄的目光瞄向了更大的蛋糕,紅牛中國的創業佳話也在此時變得云譎波詭。

據許氏家族的律師介紹,在過去20年里,紅牛中國從未對許氏家族進行過分紅。而2015年董事會披露的數據顯示,紅牛中國已經積累了巨額可分配利潤,許馨雄便以董事的身份主張分紅并對一直未能分紅的原因提出質疑。對此,嚴彬提出了調高自己在紅牛泰國的股權比例作為條件。

許氏家族律師稱,2015年紅牛中國董事會紀要顯示,在當時的紅牛泰國中,許家占股68%,嚴彬及其關聯方占股32%。

醉翁之意不在酒。作為紅牛中國的控股股東,紅牛泰國的股權結構不僅直接影響該公司的權利歸屬,更能間接干預紅牛中國的控制權。而嚴彬此時極力要求提高自己的股權占比,爭取紅牛泰國乃至紅牛中國話語權的意味明顯。隨即,雙方的談判也從中國跨到了泰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獨家獲取的一份泰國法院判決書顯示,在2015年紅牛中國董事會不久后,紅牛泰國便重新認定了公司的股權結構:其中,嚴彬一方為49%,許氏家族為51%。判決書中記錄稱,嚴彬堅持認為其持有紅牛泰國股權比例應為50%,但這一主張沒有得到法院認可。

紅牛泰國股權結構

當前的局勢為,紅牛泰國方面,許氏家族以2個百分點的股權優勢高于嚴彬,而紅牛中國遲遲沒有分紅。

但顯然,在這場較量中,嚴彬的地位顯得十分被動。

根據記者日前查詢到的一份紅牛泰國的股東資料和經泰國商務部認可的公司主體資格證明,當前紅牛泰國方面,雖然嚴彬旗下的泰國華彬集團以27%的持股比例為第一大法人股東、嚴彬之女嚴丹驊以17.12%的持股比例居第一大個人股東,但公司的董事席位中,除嚴彬外,其他三席均被許氏家族成員占據。

而法律文件顯示,可簽字約束公司行為效力的董事人數和姓名是:帕瓦那·拉撒拉(許書標的妻子)與嚴彬或許馨雄共同簽字,并加蓋公司章。

紅牛泰國控制權歸屬

這也就意味著,許馨雄和其母親有權共同代表紅牛泰國作出決議,嚴彬難以做出抵抗。掌控著紅牛泰國的許氏家族果然發起了對嚴彬的控訴。

上述泰國法院的判決書中顯示,2016年9月20日,紅牛泰國的一次董事會決議免除了嚴彬、嚴丹驊等人在紅牛中國的董事身份以及嚴彬在紅牛中國的董事長及紅牛泰國的法定代表人身份。根據判決書內容,這一董事會決議的合法性已經被泰國法院認可。

2016年10月,紅牛中國商標到期,許氏家族表示不再續約。

許氏家族或許想通過此舉釜底抽薪、剝奪嚴彬對紅牛中國的控制。但就目前而言,以上罷免決議尚未對紅牛中國的權力構成和其在中國的工商登記資料產生明顯影響,紅牛中國在此之后也冒著“侵權”的風險,延續了很長時間的生產狀態。

在漫長的僵持之下,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正在逼近。隨著紅牛中國的經營期限在今年9月29日正式屆滿,紅牛中國的命運也開始變得風雨飄搖。

在過去的兩個月里,許氏家族多次表態拒絕延期經營,并表示已向法院對紅牛中國提起強制清算的訴訟。而嚴彬方面始終認為公司系根據雙方一份五十年合作期的協議設立,現已按照法律程序向相關主管部門遞交了營業期限延長申請。

糾纏與博弈——訴訟車輪戰碾壓紅牛

伴隨著紅牛中國控制權和未來命運暗流洶涌,雙方的紛爭逐漸升級。

記者梳理發現,目前紅牛飲料在中國的產銷體系已經遍布近四十個地區,而除了位于北京市懷柔區的紅牛中國總部和位于海口的海南紅牛飲料有限公司存在許氏家族的股權,其余公司和分支機構均隸屬于嚴彬旗下的華彬集團。

對此,一位華彬集團的管理人員告訴記者,在紅牛中國的發展中,許氏家族曾拒絕為其擴張投入資金,因此嚴彬為把紅牛市場做大,便在個人和華彬融資基礎上,由華彬投錢建立生產基地與銷售公司。

“許氏家族對幾個工廠的成立是知情的,并且派出泰方技術人員,為其提供香精香料。華彬方對紅牛的中國市場自負盈虧。你不投錢,還不讓我做大做強,這顯然是不講道理的。”管理人員表示。

但商標授權也成為了這些華彬體系下“紅牛”公司的阿克琉斯之踵。隨著嚴彬的商業帝國在“紅牛”品牌的加持下越做越大,其體外擴張的行為遭到新一代許氏家族的強烈不滿。

許氏家族律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嚴彬在合資公司體系之外擅自設立的三家華彬集團全資的紅牛工廠和銷售公司自始至終都沒有獲得許家的授權。其指出:“從這些公司的發展歷程中可以看出,嚴彬是在一步步試探,他自己也知道不該這么做,這么做是不合法的,被我們發現了要被追究責任的。”

紛爭從談判桌走上了法院訴訟。

2016年8月,許氏家族將嚴彬旗下的三家紅牛工廠和若干銷售商以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為由告上法庭,并對嚴彬個人以違反董事責任、從事與合資公司相競爭的業務為由提起訴訟。而針對在商標授權到期后繼續生產的紅牛中國,其同樣以商標侵權為由將其告上法庭。

面對許氏家族迅猛的攻勢,嚴彬采用了對抗和拖延的訴訟策略。一方面不斷質疑許氏家族提起商標侵權等訴訟的權利基礎,如主張合資公司對于紅牛商標的所有權、對商標侵權提起反訴并要求許氏家族賠償其廣告費用,另一方面還相繼對雙方所涉訴訟提出管轄權異議并持續上訴。

據記者不完全梳理,截至2018年11月29日,雙方在國內圍繞紅牛的相關訴訟已達二十余起。攻防之下,相關案件至今沒有出現明確的判決結果。

在這一背景下,紅牛飲料在中國將何去何從便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今年10月末,記者通過走訪和多方求證了解到,位于北京市懷柔區的紅牛中國現已停產多時。但截至目前,市場上的紅牛供應并沒有受到明顯影響。

對此,北京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員曾回應記者稱,公司超過經營期限但尚未辦理延期的情況下是不能開展生產活動的。

而華彬集團的管理人員表示,每年10月紅牛中國生產體系有大修的傳統。針對紅牛中國是否會因為經營期限屆滿而停產,華彬集團的管理人員并未給出明確答復:紅牛中國從未承認過工廠停產的消息,也并不能給出一個關于工廠是否停產的結論,其立場就是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盡量保持市場體系的穩定。

而關于紅牛市場的未來發展,他告訴記者:“如果不繼續合作,結果只有讓時間去驗證,對紅牛品牌的影響無疑是負面的。”

推薦閱讀

中國紅牛被泰國紅牛將告上法庭 網友有話說

中國喬丹品牌起訴MJ 索賠110萬元+道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前,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國紅牛”)將奧瑞金(002701.SZ)告上法庭,要求該公司立即停止生產、銷售以及銷毀所有已銷售和庫存的帶有“紅牛”“REDBULL”及圖形的產品,并支付相應侵權補償。

奧瑞金是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紅牛”)罐體的主要供應商,此舉被業內認為泰國紅牛在向中國紅牛方面施壓。作為我國功能性飲料的領軍品牌,紅牛的商標授權問題一直備受業內關注。

另外,賠償泰國紅牛經濟損失3000萬元以及原告因制止侵權行為產生的合理支出共計50萬元。在此前的7月11日,奧瑞金發布臨時停牌公告。雙方的商標授權日期截至2016年底,但事情并未沿相應的軌道發展。中泰雙方就“紅牛”商標的歸屬掀起了軒然大波。

對此有網友紛紛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希望中國紅牛能停產,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國產的紅牛不僅僅價錢貴而且提神作用趕不上泰版。泰國紅牛10泰銖,兩塊錢便可以購買到一瓶,并且提神效果明顯,相反中國版的紅牛售價5-6元錢一瓶,提神效果。

中機院市場調研中心編輯

媒體權威機構引用

男攻男受肉各种啪gv视频